《镜花缘》:游历三十余国后,唐敖决定修仙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2-15 16:11

《镜花缘》:游历三十余国后,唐敖决定修仙

《镜花缘》是清朝文人李汝珍花费十数年著作的一部经典小说,小说分为两部分,上半部分讲了唐敖、林之洋、多九公等人海外游历的故事,下半部分讲了唐敖之女百花仙子与众才女进京赶考的故事。我最中意的乃是上半部分,唐敖经过多方游历后,悟得大道,看破红尘,遁入小蓬莱得道升仙。


盈乐斗地主

故事发生在唐朝武则天时期,唐敖参加科考中一探花,但由于跟徐敬业、骆宾王等人有所瓜葛被贬为秀才,唐敖一气之下跟着经商出海的妻舅林之洋云游海外去了。


唐敖一出海才知道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这世间不是只有天朝存在,外面还有更广阔的的世界,那些记载于《山海经》中的珍禽异兽、海外诸国都是存在的,直令唐敖大开眼界。


在小说中,唐敖前前后后游历了三十余国,这些国家的风土人情与中土大相径庭,有的令人敬佩,有的令人厌恶,有的令人可怜,有的令人喷饭,还有的令人想吐。真不知道作者是怎么想出来的。


说有个无肠国,这个国家的人没有肠子,吃饭前得先找好厕所,因为刚一吃就要拉出来。这是个令人想吐的国家,因为他们把拉出来的东西保存好以备下顿再吃,而且将其视为节俭之法、生财之道。


多九公:“他因所吃之物,到了腹中随即通过,名虽是粪,但入腹内并不停留,尚未腐臭,所以仍将此粪好好收存,以备仆婢下顿之用。日日如此,再将各事极力刻薄,如何不富?”林之洋道:“他可自吃?”多九公道:“这样好东西,又不花钱,他安肯不吃!”


鑫途斗地主

这个国家的人乍听起来不可思议,但细细寻思,如果把这食物换做是金钱,那就值得回味了,谁不怕自己吃亏?谁不想花一分钱得十分利?这岂不跟无肠国的人相仿?


说到不愿意花钱,还有个毛民国,这个国家的人全是上下长满了毛,为什么这么多毛呢?原来他们上辈子生性吝啬,一毛不拔,阎王投其所好,让他们下辈子长一身毛,又由于这类人越来越多,阎王索性找个地方集中投胎,于是有了毛民国。还有个长臂国,他们国家的人把手伸出来可达两丈长,为什么长这么长呢,多九公有话说了:


多九公叹道:“凡事总不可强求。即如这注钱财,应有我分,自然该去伸手,若非应得之物,混去伸手,久而久之,徒然把臂弄得多长,倒像废人一般,于事何济!”


毛民国和长臂国的人都是因为坏毛病改变了身体,诸如此类的还有翼民国、豕喙国、结胸国、穿胸国等,翼民国的人除了有翅膀外,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头很长,头长的原因在于他们喜听奉承,俗语爱戴高帽子,戴得多了,竟把头给拔高了。豕喙国的人爱撒谎,阎王直接给他们长了一副猪嘴,穿胸国的人因为不讲良心,直接胸前给他们穿了个洞。


血战拼棋牌

作者通过对这些国家的描述无外乎是劝人向善,而他对黑齿国和白民国的描写就带有极大讽刺意味了。黑齿国的人长得通身如墨,连牙齿都是黑的,他们其貌不扬,家里也没有摆放任何书籍,却向唐敖等人请教学问,唐敖好赖也是天朝的探花,岂能怕他们询问,结果一来二去,竟被黑齿国的两个小姑娘给问住了。后来唐敖来到白民国,那里的人生的面白如玉,美貌异常,再看他们屋子里,诗书满架,笔墨如林,家家户户门口贴对联:


研六经以训世,括万妙而为师。


这等场面把唐敖等人唬得不轻,有了黑齿国的经验,唐敖对白民国人毕恭毕敬,哪想到这里的人个个都是白字先生,连教书的老师都不甚识字,还口口声声“我的学问,只要你们在我跟前稍为领略就能受用终身”。


所谓真人不露相,露相不真人,以貌取人往往不靠谱。


除了黑齿国和白民国外,还有两个国家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,劳民国和智佳国。小说中有句话叫做“劳民永寿,智佳短年”,说的是劳民国的人活得年岁长,智佳国的人活得年岁短,原因何在呢?说劳民国的人喜欢劳动,就是不干活的时候,他们也要摇摇晃晃摆动身体,一刻不停闲,所以称其为“劳民”,但有一点,他们只劳身,不劳心,所以能活得长久,而智佳国的人则恰恰相反,他们不爱劳动爱思考,喜欢钻研天文、卜筮、勾股算法,诸样奇巧,百般技艺,结果活活把自己累死。


多九公:“他们只顾终日构思,久而久之,心血耗尽,不到三十岁,鬓已如霜,到了四十岁,就如我们古稀之外,因此从无长寿之人。”


看来古人早已知道,脑力劳动是件风险极高的工作,朋友们要注意啊。


最有意思的国家是伯虑国,他们的寿命比智佳国还短,因为他们太忧虑了,他们最害怕的一件事是睡觉!当一个人睡着时,啥都不知道,万一一睡不醒那就太可怕了,于是他们努力使自己不睡觉,不光自己,连自己的亲人朋友也不让睡觉,试想这样一个情景:一堆人在一起互相鼓励不睡觉,谁睡觉呼谁。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爱睡觉的人来说,那可真是太可怕了。


最能给唐敖启发的恐怕就是无继国了,那里的人不分男女,也不需要生育,每个人活120年就死,死120年又活,正因为他们活了又死,死了又活,所以对名利看得很淡。


他因人生在世终有一死,纵让争名夺利,富贵极顶,及至无常一到,如同一梦,全化乌有。虽说死后还能复生,但经百余年之久,时迁世变,物改人非,今昔情形,又迥不同,一经活转,另是一番世界,少不得又要在那名利场中努力一番。及至略略有点意思,不知不觉,却又年已古稀,冥官又来相邀。细细想去,仍是一场春梦。因此他们国中凡有人死了叫作‘睡觉’,那活在世上的叫作‘做梦’。


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梦,唐敖早已悟到个中道理,待林之洋的船开到小蓬莱山时,唐敖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登山以后就修仙去了,再也不踏入凡尘一步。所谓人生一世,不过是镜里看花水中望月,一场春梦而已。